就在圈妹即將滿一歲的寒流冬天裡,我和圈爸做了一個決定,就是全家大小一起参加我公司的員工旅遊,地點是首爾。圈外公一直勸我打消這個念頭,因為天氣那麼地那麼地寒冷,但因為圈媽我目前實在太愛首爾了,上個月去首爾出差時,跟東大門的批客棟只結緣了短短的一小時,根本就不夠,所以,所以,說甚麼這次一定要再去。


 


 


 



@樂天世界,首爾行唯一一張全家福


 


 





開心的勾勾,吃著兒童餐


 




在出發前,我也一直在估狗首爾親子遊可以去哪玩,基本上,四天三夜的員工旅遊,實際上只有三個整天,扣掉第一天有行程,我們只有兩個整天可以做規畫。我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白天走親子路線,晚上回到飯店安頓好勾哥、圈妹和老公之後,我就可以瀟灑地去逛東大門,這一切說有多美好就有多美好。當然,我還得克服零下十幾度,如何幫勾勾和圈圈保暖這件事,於是乎,出發前兩周,尋找保暖衣物是我的重要功課。好不容易,我覺得該傳的雞絲都準備好了,行程也大致安排好,相當地簡單,就是第二天白天,去明洞以及南大門,第三天白天,去樂天世界,第四天回來。沒想到,這次的首爾行,果然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。


 


 




 




話說出發當天的清晨四點,該是起床準備去機場趕著五點半集合的時候,我一起床,就去看看圈妹,習慣性地摸摸她柔嫩的臉龐,結果,大事不妙,圈妹整個身體是燙的沒錯,是發燒了,我趕緊拿出耳溫槍B一下,媽呀,39.5度,趕緊叫醒圈爸,跟他說妹妹發燒,不過,經過大風大浪的我,也沒在怕的,立刻拿出前幾天去小兒科掛號,請醫師預先把圈妹出國的備用藥拿出來,狠狠把退燒的塞劑切一半,對準圈妹屁眼塞進去,再不慌不忙叫醒勾勾,梳洗一下,前往機場。雖然沒趕在集合時間內集合,但也還算順利,一路緊迫地上了飛機;雖然兩光的旅行社並沒幫我們訂寶寶斷奶餐,以及我有嬰兒掛籃的需求,但好在那航班的空中小姐,有幫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


 




兩個小時之後,我們到了首爾的仁川機場,必須在機場等待下一批同事的到來,圈妹在清晨我塞了退燒塞劑之後,就退燒了沒想到,約莫隔了六小時,她又燒起來了,也就是抵達首爾機場的時候,因為那時體溫還在38度多徘徊,我改用退燒藥水,溫度也回到正常體溫。


 



到達首爾機場,圈妹又要燒起來了


 


 



勾勾也累斃了,在仁川機場的椅子上,撲睡了一小會兒


 


 


 


中午吃中餐時,圈妹都表現的很好,乖乖一口氣把我帶的食物泥吃光光,接下來,就是坐遊覽車走行程了。公司安排的行程其實也很簡單,共有三個,一個是景福宮、再來是仁寺洞、最後是首爾塔,晚上吃烤肉。第一個景福宮,因為導遊說這兒較空曠,所以會很冷,我就決定讓勾爸帶勾勾下車玩,我和圈妹留在車上休息。就在等待他們下車遊玩的時候,嗚嗚,圈妹又燒起來,傍晚,圈妹又到了39度多,等勾爸回到遊覽車上,我又再度把退燒塞劑塞進妹妹屁眼裡。我有觀察圈妹,一切都很正常,只是身體發燒,我想,可能要再一陣子,症狀才會出現。接下來的仁寺洞和首爾塔,我們都下車,不過,天氣真的很冷、空氣真的很冰,我到處找尋有暖氣,可以坐著休息的地方,勾勾甚至在前進首爾塔的時候,哭哭啼啼地說:馬迷,太冷了,我撐不下去了!首爾塔一樓是小熊維尼博物館,進去之後,因為有很舒服的暖氣,勾勾才逐漸適應了起來,雖然維尼小熊都穿著韓服,看起來挺彆扭的,但因為很多都是電動的,所以勾勾也看的很開心。後來登上首爾塔,看到美美的夜景,也算不虛此行。


 


 


 



空曠的景福宮


 





我跟圈妹沒下車,就勾勾和勾爸一起玩


 


 



 


第一次看見雪的勾勾,不知道在想甚麼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話說,冷到勾爸的鼻子也紅紅的了


 



比勾勾高的小熊


 
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登上首爾塔,勾勾討抱抱


 


 




第一天晚上,公司請吃韓式烤肉,妹妹又開始躁動不安,吃幾口食物泥,就不吃了,一副想睡覺的樣子,同事好心用羽絨外套當墊子,讓圈妹躺在地板溫熱的炕睡覺,我想也好,就讓圈妹睡一下。到了9點多,我摸著妹妹的臉頰,又覺得她燒起來了,用耳溫槍一量,這可不得了,一耳40度、一耳41度,這下,我開始抓狂了,體溫燒成這樣,該怎麼辦才好,圈爸說塞退燒塞劑,同事建議去看醫師,好在餐廳對面是仁濟大學附設醫院,當時,只能掛急診,又好在當天有懂韓文的導遊,於是,我們就一家四口進了急診室。




 




進了急診室,醫師一量體溫,也表示溫度太高,必須打退燒針,我說剛剛才塞過塞劑,若要再打針,會不會給太多。醫生說還好,因為寶寶體溫實在過高,必須趕緊降溫才行,所以,我就讓他們幫圈妹打了退燒針。後來急診室的醫師也例行性地檢查圈妹的耳朵、喉嚨、聽肺,表示都很正常,我們在醫院待到12點多,圈妹的體溫降到正常,醫師建議明天再來門診,他想要採集圈妹的尿液做檢查,我們就拿了一些藥,回飯店休息。回到飯店全部弄好,也凌晨兩點多了,望著醫院開的隔日九點半回門診的單子,心想,要不要去,還是好好在飯店休息一天養精蓄銳算了。




 




第二天一早,我八點多起床,一摸圈妹額頭,她又燒起來了,於是我立馬決定,還是回醫院的門診,請小兒科醫師再詳細檢查一下。到了醫院的門診,感覺跟台灣中型教學醫院差不多,好在我們到的時候,沒有其它的小病人,所以,護士和醫師都很仔細地檢查,醫師也檢查不出妹妹有何異狀,只是不斷地燒燒退退,就說還是採集尿液化驗好了,這一等,就讓我們從早上九點多一路等到晚上六點,妹妹的兩大泡尿,第一次因為尿袋鬆脫,尿液尿在尿布上;一次則是解便便了,無法採集,這一天,我們又在急診室度過,妹妹也又連續發了三次燒,最後,跟醫師達成協議,不再等尿了,前提是妹妹每次燒起來,給了退燒藥都能退燒,重要的是,活動力也都不錯,所以讓我們帶著退燒藥回飯店,後天回台灣再讓台灣的醫師看看。我記得那天離開醫院的時候,妹妹又燒起來,護士打了退燒針之後,我們就離開醫院。




 




回到飯店已經是晚上八點多,進到房間我趕緊來蒸熱妹妹的晚餐,順便要把耳溫槍拿出來,結果發現,耳溫槍不見了,請飯店櫃檯打到醫院,原來,耳溫槍落在急診室,只好請圈爸搭地鐵去把耳溫槍取回來。好在,那天晚上圈妹似乎更回復以往的活力,自己主動下床沿著床邊來回扶著走,同事看到圈妹,都說圈妹精神好好。更好在,深夜以及第三天早上,圈妹的體溫都相當正常。




 




在首爾的最後一天白天,妹妹看來相當好,於是乎,我們決定當天要去計畫好的樂天世界,總不能千里迢迢地坐飛機來,老是在醫院和飯店過吧,跟勾爸研究好地鐵路線,穿戴好帽子、手套、圍巾大衣,我們一家四口,終於可以正式地玩了。花了半個多小時,我們到了樂天世界,跟想像中的一樣,果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室內遊樂園,活生生就是個小巨蛋,勾勾一進去,開心地不得了,一下說要玩這個、一下說要玩那個的,反正,我們今天打算就是要整天耗在這裡了,就慢慢玩吧。到樂天世界,一定要玩的是熱氣球,坐在熱氣球裡,繞整個遊樂場一圈,還蠻新鮮的,不過,光是排隊,就大約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。因為圈妹還太小,我們幾乎都是玩小小朋友的遊樂設施,或者就是我或勾爸,帶著勾勾玩,雖然總共也沒玩到幾樣,但至少,來首爾的目的有達到了。我們大約中午到,八點離開,勾勾在離開之前,有玩到小朋友90-120公分專用的大怒神,還連玩了兩次,看他臉上的笑容,好吧,雖然我們大人很累,但也值得了。晚上還看到樂天世界的室內遊行,穿上閃光霓紅燈的花車隊伍,還有在市內施放的煙火,勾勾也看的好歡樂。圈妹這一整天都沒有發燒,也玩的很愉快。




 



樂天必玩----熱氣球


 


 





 


等到快起笑


 


 



 


剛睡飽的圈妹


 



 


登上熱氣球了


 



 


 


 


 



 


 


遊行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
 


 




第三天,我們回到飯店時,就已經是10點半了,梳洗整理一下行李,隔天一早,就返回台北。說實在的,這趟手爾行,身體很累、心也很累,不過,算是人生的體驗之一了。第四天傍晚,在妹妹退燒後兩天,身體開始起疹子,經小兒科醫師鑑定後,就是那傳說中的玫瑰疹,好在,無礙。我只能說,圈妹妹,真會選時間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寶芳 的頭像
寶芳

寶芳家的故事

寶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